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与小嫂的一次车震
与小嫂的一次车震

与小嫂的一次车震

我的家庭还算殷实,父亲几个兄弟早年都是当地开石矿的,所以家族比较大,父辈在当地的势力还是比较深远的。读高中那会我父亲跟我二伯在城郊盖了前后两幢别墅,二伯跟两个儿子住在后面一幢,我们家住前面幢。由于我父亲排行老幺,我跟我两个堂哥岁数差的还是蛮大的,大哥夫妻两个在上海工作,只有周末才回来,小哥夫妻两人就在我们自家石矿上管管事情(其实就是混日子),所以跟我小哥夫妻二人接触的多,感情也是最好的。怎么说呢,我的处男就是被我小嫂破的,这事情其实真的很偶然,19岁毕竟在青春期,冲动加上懵懂,就这样过去了。

  高中我是通校生,每天都是自行车去上学的,学习成绩不错,重点高中前100名。我们这里有个风气,穷养儿,富养女!我父母平时对我的零花钱管的特别严,但是对我妹妹完全大变样,真的是天上的星星摘不下来,要是能摘,我父亲第一个摘给她,反正就是那句话,女孩子要花钱,不要长大了被一颗糖就骗走了。所以对我除了成绩管好,不去惹事,其他的基本放养。

  每天夜自修上完回到家都九点多了,虽然家里会留饭,都是自己动手热的,相比之下,我小嫂对我特别好,他们石矿回来的很晚,吃晚饭都要快八点了,夏天的时候他们经常吃完都不收拾等我下课回家叫我去他们家吃,吃完小嫂再收拾。所以在他们家待的时间比我自己家还要多,至今跟他们的感情是最深的。先介绍下我小嫂,163的个子,微胖,脸大(我哥说脸大旺夫),不属于美人胚子,但绝对属于耐看型,而且是心地善良,知书达理。高中我已经偷偷看过毛片了,跟班上几个早熟的都会手淫了,那时候对性懵懂,好奇,经常幻想找个女的实战下,但是零花钱有限,家里管的又严,一直没有机会。偶然一次机会,让我看到了小嫂的躶体,从那以后就一直幻想,想上我小嫂。

  记得那是夏天,我小哥爬山把脚摔骨折了,我小嫂就在家服侍他。周末我打完球家里没钥匙进不去(父母带我妹妹去商场了),就去小嫂家冲个凉,刚进门看见我哥躺在客厅看电视,我说我打球一身汗,要冲个凉。我哥叫我自己上去,他球衣在房间衣柜里,叫我问我嫂子拿,我哦了一声就上二楼了。上去之后喊了一声嫂子没人应,我以为她去三楼了,我脱了球衣球裤只剩短裤就往卫生间钻,一推门就傻眼了,我嫂子躶体在卫生间,原来她刚洗完澡正拿着毛巾搽身体,四目相对,我嫂子面红耳赤,我看见了丰满的两个乳房,下面希希的几根阴毛,微微隆起,一刹那我下体就敬礼了!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我一把抱住她,嫂子迟疑了一下,使劲推开我就跑进内卧去了,留我一个人在那里凌乱,我赶紧关上门,钻进淋浴房,想冲个凉缓缓,但是看见外面嫂子留下的内衣内裤,实在忍不住,拿着嫂子粉红色的小内裤手淫了起来,幻想着嫂子的躶体,狠狠的把精液射在内裤上,发泄完了又害怕又后悔,赶紧收拾她的内衣内裤塞进边上的衣服篓。

  快速的冲了个凉,穿上自己的脏内裤,本来想自己去拿我哥的球衣球裤,但是又不敢见我嫂子,只好在卫生间喊我哥,我哥在楼下喊了两声我嫂子,约过两分钟,我嫂子隔着内卧的门把球衣球裤丢了出来,我匆匆忙忙穿上就溜下了楼,心想完蛋了,嫂子生气了,以后怎么办?一下楼我就头也不回往外走,我哥叫我晚上在他们家吃饭,我回了句晚上在家吃,赶紧溜了。

  从看见了嫂子躶体后,一个星期都没去他们家。很担心嫂子跟我父母说,又担心她不理我,其实自己心里又特别想见她,非常矛盾,导致几天都浑浑噩噩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连续一个星期的晚上都在自己家自己热饭吃,突然有天我妈跟我说,嫂子叫我明天晚上去她家吃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又激动又害怕。激动的是嫂子没有跟父母说这个事情,而且感觉她没有生气了,害怕的是明天怎么面对她。第二天硬着头皮还是去了,我知道大哥大嫂带着孩子都回来了,我们一家也都在,整个吃饭的过程我都不敢看我嫂子,只顾低头吃饭。

  吃完饭我父亲跟二伯还有两个哥哥就去一楼麻将室打麻将了,我妈跟二妈还有我妹在客厅看电视,大嫂带着两个孩子上三楼洗澡去了,剩下我跟嫂子收拾桌子加洗碗,收拾完桌子来到厨房间只有我跟嫂子,她负责洗碗,我负责清水,两人一直没有说话,我心里想着该不该问,到底怎么说?嫂子洗完把盘子放进清水池时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,一时间两人都有点尴尬,终于还是她开口了,说那天的事情就过去了,她不介意,一直把我当晚辈看(我嫂子比我大8岁),叫我读书为重,虽然现在是青春期,她能理解我,反正一大堆大道理。毕竟我才19岁,当时不知怎么表达,反正就是说我喜欢她,说了好多遍,她说我是喜欢女人的身体,没有见过,青春期就是这样的。

  由于厨房间的门的透明的,我很想拉她的手,但是不敢。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晚,满脑子都是嫂子的躶体。第二天一早,我小哥就叫我陪嫂子去买菜,今天家里来客人。我非常激动,可以跟嫂子单独相处,赶紧起来刷牙洗脸。出门时候嫂子车子已经在我家门口等我了,我上车坐在副驾驶,就直接去菜场了。我也不知道自己胆子怎么就这么大,一路上一直说我想嫂子,我想你!一道晚上就想你!

  疯狂的表白,就是想上她!我嫂子就是一路上哎!一直叹气!说对不起我,青春期太可怕!她怕我做出出格的事情,停下车跟我谈心,哪知道一停下我就扑上去抱住她,掰着她的头就往上亲(早上小区外面马路上没什么人,现在想想我当时胆子是真的大),前面还反抗,但是我力气比她大,慢慢就不反抗了,初吻根本不会接吻这种技能,反正就是胡乱的啃,亲吻她嘴唇,嫂子牙齿紧闭,大约两三分钟,我嫂子推开我说不能这样,不能再瞎胡来了!我哪里管这些哦,就是一根筋的说我要你!嫂子招架不住我软磨硬泡,说就一次!

  我一听激动的差点跳起来,拉着她就想往后座去,嫂子说你疯啦?这马路上?换个地方。嫂子把车开到后面一个僻静的路上,平时没什么人走的(前面说了,别墅属于我们买地自建的,城乡结合部的山边,平时很安静的)。一路上我抱着她胳膊死活不撒手,生怕她跑了,或者后悔了!

  嫂子把车停在树林的小路上,正好有树把车挡住,我两就溜到后座上了。一关门我就猴急,嫂子抓住我的手说,就一次哈,我嗯嗯的点头。嫂子今天穿了末膝的裙子,她跪在后座上从后面拉下拉链,露出了黑色真丝的短裤,包裹在丰满的臀部,看的我激动万分,小弟弟翘的老高,看着嫂子慢慢褪去短裤,露出饱满的阴部,我急忙脱掉自己牛仔裤,露出肿胀的小弟弟,嫂子这时翻过身,看到我的小弟弟,先是迟疑了一下,说上来吧!我扑上去抱着嫂子亲,亲着亲着嫂子也张开了牙齿,两片舌头终于缠绕在一起,原来初吻是这么刺激,我的手也没停,握着小弟弟胡乱的找嫂子的洞口,好一会都没进去,嫂子噗嗤笑了,叫你猴急!还是在她的帮忙下才进去,进去的瞬间,哇!那感觉就是另外一个世界,什么飘飘欲仙,什么如痴如醉,简直无法形容。

  处男就是处男,还没来得及享受,才几秒钟(真的是几秒,进去就插了一下),千里决堤,把我的处男精液满满的射进了嫂子的逼里,嫂子感觉到了,还是噗嗤的笑,真猴急!叫我别动,双手抚摸着我的屁股,两个人嘴对嘴的吻着,慢慢的用她的小逼开始夹我,我感觉到小弟弟越来硬(刚射完其实还没软),我本能的开始抽插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、……也不知到多少下,看着嫂子脸越来越红,我小弟弟抽插的她小逼,两肉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响声(自今回味都是真真切切的爱),嫂子小逼的水流到真皮座椅上,夹杂着汗水,满车充斥着淫荡气息,随即我长出一口气,又是一发“炮弹”满满的射进了嫂子的小逼里,趴着嫂子身上,嫂子抚摸着我的屁股说现在知道女人的滋味了吧?我说原来做爱是这么舒服。赶紧起来吧!我拔出小弟弟,看着精液从嫂子的小逼流出,真是太刺激了。嫂子拿出靠背上的餐巾纸,擦拭这小逼,还不忘帮我把小弟弟清理干净。穿上短裙很严肃的跟我说,就这一次!我也就哦了一声。两人开车直奔菜场买菜去了。

  从那以后,我很单纯的认为,我想要了就可以找嫂子。其实我错了,嫂子说的一次是真的就这一次。期间我骚扰过她好多次,看她在四楼阳光房晒衣服,我偷偷溜上去,抱着她就想要,嫂子警告我好多次,不许胡来!青春期的荷尔蒙根本控制不住,我趁她洗完澡,偷进厕所偷她内裤手淫,并射在上面,这些事情,嫂子都一清二楚,只是警告我,从来没有说骂我,打我耳光。有次跟我谈了很久,说嫂子是爱你的,不想害你,你现在还小,以后会明白。嫂子是你亲人,嫂子原谅你的错,其实不是错,是青春期必须经历的插曲,我们是一家人,我爱你哥,把你当做晚辈看的,嫂子不给你,是对你好,不希望你有畸形的爱恋,希望你能赶紧长大,懂事了就能明白我的爱。

  自己长大后才明白,那是超越了爱情,超越了亲情的爱,那种感情是多么的珍惜,爱你,包容你,甚至纵容你,帮你成长,帮你在生活上走上轨道。直到今天,我一如既往的珍惜嫂子给我的爱,尊重我小哥,尊重我的大家庭,所有人在懵懂的青春期都会犯浑犯错,我要说的是,有一个正确引领你走出青春期的亲人是多么的珍惜。

  奉劝各位看官,珍惜身边爱你的人,珍惜爱你的亲人,珍惜爱你的家庭!

  后来我上大学去了,由于我小哥的原因,嫂子到我大二才生下我小侄子。他们一家三口来悉尼旅游还特地来墨尔本学校看望我,嫂子知道我父亲平时对我零花钱管的严,经常时不时的给我汇钱,钱是汇了,免不了唠叨几句,不要乱花,买吃的买穿的可以,不要出去惹事,甚至比我妈都关心我。成家立业至今,走到哪里都会记着嫂子的爱,记着她的好,回到家都是一个大家庭其乐融融,父辈们谈论着公司的生意,妈妈们谈着家里长短,兄弟们谈论着工作,至于青春期跟嫂子的爱,就保留在美好的回忆中吧!

【完】